返回

纣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谎言之书(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本质上来说,“现实修正者”也是能力者的一种,只不过他们的能力比较特殊。

    如果把能力比作“形”,那么大部分能力者的能力,都只是一个处于平面上几何图形,比如圆形、三角形、四边形,甚至有些只是一条直线或者抛物线;而少数的高位能力者,还有那些复合型能力者,他们的能力则像是立体的形状,比如金字塔形、立方体、圆柱体等等;至于那些位于最顶端的能力者,不管他们的能力属性是单一的还是复合的,要用形状来形容的话,那就像是彭罗斯阶梯、克莱因瓶这种东西了。

    “现实修正者”的能力,就位于“最顶端”的这个区间里。

    和“量子革命”、“超维放逐”、“无”、“凡骨”、“祸榊”等能力一样,用“纸、并、强、凶、狂、神”的标准去衡量这类能力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些能力都是极端特例,不适用普遍标准。

    而这类能力者的强弱,也并不在于他们达到了什么级别,或是经过了多少修炼,真正的重点是他们对自身能力的理解程度能有多少。

    以目前人类对物理学和异能的认知,显然并不足以让人们理解这些能力的全貌,即使是“第三王国”和“第四王国”的文明水平也未必能做到,所以这些能力者可以说每一个都要靠自己。

    “思维囚笼”是居于这个三维世界外更上层的存在对人类施加的最强禁锢,比“五感”这种生理层面上的限制还要牢固,而“想象力”则是帮助人类冲破囚笼或至少探头出去张望一下的唯一武器。

    冼小小的想象力,很普通。

    在她被浪客修改记忆之前,她就只是正常人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她的能力刚觉醒时仅仅是在网戒中心里服用精神病药物就可以抑制住自身能力暴走的原因。

    后来,在被子临软禁的那段时期,她也始终处于沉睡状态,并且由原始哈迪斯神雾压制住她的能力,以防止她在做梦的时候对周遭的现实世界产生影响。

    直到最近,冼小小才被浪客修改了记忆并唤醒。

    为了让她忠于子临,也为了防止她的能力不受控制,所以她还被植入了另一个概念——自己是一个类似漫改电影主角的超能力者。

    在她的认知中,自己的超能力包括:意念移物、瞬间移动、心灵屏障、防御屏障、超级速度、超级力量、自愈能力、飞行能力、能量放射等等。

    所有的能力都是上文提到过的“平面图形”,而且都有一定的“极限”,只不过数量比较多。

    这样做,自然是有利有弊。

    如果告诉冼小小她能力的真正面貌,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某天,她的精神力变得足够强大或者疯狂了,她就可以做出修改地球的生态环境、修改全人类的认知、修正时间线上发生过的事情以改变现实或创造平行宇宙之类的……难以预计后果的事情。

    当然了,若真有那个苗头,在其发生之前,天一自会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眼下,让冼小小对自己的能力有误解,就可以对其有所限制,等于是在她的精神层面铸造了一堵高墙、一重保险,以此防止其能力的暴走;可是,这样一来,便让她在战斗中落到了一个十分不利的境地……

    …………

    蓝灰色的天空下,狂风大作。

    繁华的大都会,灯火辉煌,却空无一人。

    冼小小从天而降,似是被一股巨力甩向地面,坠向了无人的街。

    好在她在半空中便张开了防御力场并使用飞行能力减缓了速度,故而也是安然落地。

    但就在她的脚底触地的瞬间,一道白色光柱自云层中轰下,以她为中心,在离她三公里左右的距离上围着她快速画了一个“圆”,那光柱像是切蛋糕一样割开了大地、撕裂了城市,紧接着,那个被割出的“圆”就像正在咬合的食人花一样开始向内收拢、折叠……

    钢筋水泥建造的城市,在一股无法形容、无可阻挡的力量面前变得和黏土纸张一样被随意揉捏变形,而冼小小就像是这巨大沙盘中的一只蚂蚁,正在被某个犹如上帝般的存在攻击着。

    “切……”

    不过,这种攻击,仍是无法让她产生慌乱,因为虽然她的认知被限制了,但在她有限的认知中,她依然认为“自己很强”。

    她再度飞上了天空,速度奇快,轻松逃出了那巨大的“钢铁食人花”的包围,可还未等她低头确认脚下的情况,数百栋高楼大厦就像悬空的积木一样从四面八方向她直冲而来。

    转眼间,冼小小就被淹没在了互相撞击的建筑潮中,轰隆声响彻云霄,空中烟尘滚滚、逐渐扩散,如一团正在滋长的巨云。

    呼——

    一息过后,烈风乍起。

    那些凝聚在半空的建筑残骸被反向推开,四散飞出,空中的那团烟云也随之被冲散。

    在散去的烟尘中,冼小小毫发无损地悬浮在那儿,其周身的防御力场看起来仍是十分明晰、强韧。

    而她的神情,看起来也是颇为轻松,甚至流露出一丝不屑。

    “就这样而已吗?”她开口说了句话。

    纵然视线范围里没人,但冼小小很清楚,自己在这个空间里说的每句话她的那个“对手”都能听见。

    事实也的确如此,德蕾雅在其话音未落时,已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但见,遥远的天际,忽有一片黑色的物体正在靠近,远远看着好似是大量的虫群,但若细看就会发现……全部都是导弹。

    那如蝗虫般密集的飞弹,数量至少得以万计,且全部都朝着同一个目标点飞行,但完全没有互相碰撞的迹象;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出现这种景象,在“这个空间”,却是可以轻易实现的。

    冼小小望着那些逐渐逼近的弹头,神情一肃,随即抬起一手,开始集中精力催动自己的“念动力”。

    她曾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主角可以用这种方式停住射向自己的密集弹幕,而她现在要做的正是类似的事情。

    不料,就在她的注意力放在飞弹那边的时候,天空中又射下了七八道白色光柱,交错着击向了她的所在。

    这一瞬,由于冼小小的分神,她周身的防御力场有所减弱,在这些足以撕裂大地的光柱冲击下,那力场上现出了裂痕……

    …………

    “我知道天老板也给了你一本书,你拿到书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在明知我已掌握心之书的前提下,依然要实施今天的行动。”

    当冼小小和德蕾雅在那特殊的空间中激战之时,另一方面,姬珷和子临,则通过各自手上的“心之书”,展开了这样一番对话。

    “既然大家都知根知底,我们又何必要再交谈呢?”子临道。

    “问得好,因为我这儿还有些你不知道的推论。”姬珷道。

    “那怎么可能呢?”子临道,“你的推论,在我手上的这本书上,都明明白白的写着呢。”

    “那如果我告诉你……”姬珷道,“你在你那本书上看到的东西,和我在我这本书上看到的东西,都未必是真的呢?”

    子临稍稍迟疑了一秒:“若那样,那你岂不是把我们此刻的这番交流本

第九章 谎言之书(下)(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